足球魔方

索内斯VS杰拉德:利物浦两代中场基石,横跨21年的欧冠守望

1984年5月30日,在意大利罗马的奥林匹克体育场,利物浦通过点球大战,艰难击败了主场作战的罗马队,拿到了他们8年之中的第4个欧冠冠军。索内斯作为队长举起了冠军奖杯,此时的红军是名副其实的欧陆霸主。

2005年5月25日,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球场,利物浦在半场0比3落后的情况下,上演了足球历史上最为经典的决赛大逆转,最终通过点球大战击败了巅峰米兰,时隔21年之后再度登上了欧洲之巅。杰拉德作为队长举起了冠军奖杯,没有人料到他们会等待这么久。

在这段守望的岁月中,每分每秒都显得那么漫长,海瑟尔的悲剧,希尔斯堡的惨案,靴室的终结,王朝的覆灭。对于红军拥趸来说,这21年的时间如同炼狱一般,而在前后两个节点上屹立举杯的男人,正是漫漫黑夜中拥趸们的精神支柱。索内斯与杰拉德,撑起了红军的中场,也撑起了红色的脊梁。

一.索内斯领衔的红军中场,开创了伟大的时代

在香克利时代(1959-1974),足坛的主流阵型是从424逐步过渡到433,在前一阵型风靡的时代,中场球员的权重并不高,只是起到承上启下的过渡作用,在球权的分配上没有主导权。所以在香帅时期利物浦知名的中场球员只有埃姆林-休斯等个别人,而且他在红军生涯后期还被改造成了后防球员。

到了佩斯利时代(1974-1983),足坛主流阵型又从433进化到了442,中场人数变多也就意味着权重提高,但佩帅并没有继承多少优秀的纯中场球员,所以体系需要他重新打造。

当时休斯已经逐步变成了中后卫,布莱恩-霍尔状态掉得很快,所以佩斯利上任之初就从纽卡挖来了麦克德莫特,作为中路的重臣培养。当时球队功勋伊恩-卡拉汉因为年事已高,无法继续胜任右边锋,也被改造成了中场中路球员,利用经验和技术能力发挥余热,有点类似职业生涯暮年的吉格斯。

到了1978年的时候,卡拉汉和休斯离开了球队,仅靠麦克德莫特和吉米-凯斯等人显然撑不起中场,而佩斯利相中了在米德尔斯堡已经打出名堂的苏格兰球员索内斯,并且迅速将他带到了安菲尔德。

此时红军的中场体系已经打造完成,佩氏442即将开始显露威力。不过与别的球队不同的是,当时英格兰普遍采用高位边锋,但佩斯利喜欢在肋部做文章,所以他在两边安排的雷-肯尼迪和吉米-凯斯都不是传统边锋,更接近于边前卫的踢法。

中路则由索内斯和麦克德莫特坐镇,其中索内斯是绝对核心,他的位置比较靠后,是整支球队的压舱石。防线上截获皮球,很多时候都会交给他处理,尽管汉森等人出球能力非常出色,但毕竟术业有专攻。索内斯硬朗而不失技术含量的踢法,让他成为了球队承上启下的绝对核心。

尽管因为位置靠后,他需要承担较多的防守任务,有时候还会直面对方的攻击核心,毕竟那个年代的“球王”很多都主打攻击型中场。但索内斯向前的欲望很强,他的一脚远射同样是球队的攻城利器。另外麦克德莫特和凯斯也都具备这样的能力,当时的红军中场算是拥有了三门重炮。

这套阵容从1978年一直维持到了1981年,这期间利物浦收获了两次欧冠冠军,以及多次英甲联赛冠军。索内斯更是著名的大场面先生,特别是刚到球队半年,他就在欧冠决赛中为达格利什送上关键传球,后者用制胜球终结了比利时的冠军布鲁日队。

在1981年到1982年这段时间,佩斯利对阵容进行了大换血,中场四人组就剩下了索内斯,其他全部换成了新人。对于当时接近30岁的他来说,尽管正处在生涯的黄金年龄,但他身上的责任也更重了。

不过即便中路搭档换成了萨米-李,两边罗尼-惠兰和克雷格-约翰斯通又都是小将,球队还是按照既定的思路去踢,即便出现了波动期,还是在几个月之后就实现了完美更替。

这时更能显示出索内斯的大将之风,尤其是在欧冠赛场上。在国内由于那时英格兰联赛外援很少,利物浦还算有技术优势的球队,所以中场面临的挑战不大。但欧洲赛场会碰到各种类型的球队,他们还会有一些强力的南美外援。

对于索内斯来说,他在职业生涯面临的最大挑战,就是1984年的欧冠决赛。当时的罗马队中场四人组分别是法尔考、赛雷佐、布鲁诺-孔蒂和迪巴尔托洛梅。前两位是巴西大名鼎鼎的中场四人组之二,在两年前的世界杯上已经告诉世界什么叫美丽足球,他们的技术能力和配合意识,是英国球员无法比拟的。

布鲁诺-孔蒂是1982年世界冠军队的主力边锋,也是蓝衣军团最为出众的边路尖刀,有他存在的地方,对方的中后场就会面临巨大的压力。迪巴尔托洛梅是当时罗马队的队长,也是中场的压舱石,与索内斯在利物浦的情况十分相似。

不久之前在索内斯与博格巴打嘴炮时,很多当年的队友都提到过这场欧冠决赛,认为如果谁质疑索内斯的能力和地位,就去看看这场比赛。事实上这正是索内斯生涯的巅峰之作,即便面对巴西双骄,他也稳住了利物浦的大后方,将比赛拖进了点球大战。

纵观全场比赛,双方整体场面算是五五开,罗马在中场的优势更大一些,但索内斯是他们无法逾越的屏障。他显得异常勇猛又保持着冷静的头脑,即便技术上不如赛雷佐等人,但至少能保证拿住球并作出合理的选择,同时在对手推进的道路上制造障碍。

在这种高水平比赛中,一旦中场被击穿就是灾难性的,2014年世界杯半决赛,世人都记住了费尔南迪尼奥失魂落魄的“表演”。如果当时斯科拉里有更好的后腰可供选择,即便蒂亚戈-席尔瓦和内马尔缺阵,也不会自乱阵脚到这种程度。

不过作为队长率队在罗马捧杯之后,索内斯选择前往意甲踢球,他跟红军的6年缘分就此戛然而止。不过直到今天,没有人会忘记他的卓越贡献,甚至将他视为除了杰拉德之外,红军历史上贡献值最高的中场巨星。

二.史蒂夫-杰拉德荣登巅峰,却留下永远的遗憾

自从索内斯离开之后,在随后的十几年间,也只有麦克马洪能称得上定海神针,其他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都没能真正扛起大旗。进入90年代之后红军迅速衰落,中场水准断崖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,这一切在1998年初冬终于迎来了转机。

正是在这一年的11月底,时任红军主帅霍利尔让一个18岁的小将完成了红军一线队首秀,他就是史蒂夫-杰拉德,一个生来就承载了使命,要将红军重新带回巅峰的男人。

不过在职业生涯早期,杰拉德并不是索内斯这种压舱石型的踢法,年轻人往往冲劲十足,攻击欲望强烈,希望在对手的腹地建功立业。所以早些年的杰拉德更像是比较靠前的攻击型中场,他的世界波破门时常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不过那时候红军还没有真正走出希尔斯堡的阴影,虽然能够在2001年拿下迷你五冠王,也能在2001-02赛季对英超冠军抱有一丝幻想,但霍利尔治下的球队还欠缺一点火候。

中场其实算是球队偏弱的环节,当时曼联有基恩+斯科尔斯,阿森纳也有维埃拉这样的巨星坐镇,但红军围绕在杰拉德身边的, 像哈曼和墨菲这样的球员,我们不能说不好,但当球队的野心到达一定层次的时候,需要在阵容上增添更重的砝码。

对于杰拉德来说,他朝思暮想的理想搭档在2004年夏天到来,那就是哈维-阿隆索,一个走到哪里都备受球迷爱戴的大师。龙哥自始至终都是球队的司令塔,有他垫后指挥,杰拉德的进攻才华更能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。

他们在2004-05赛季的欧冠赛场一路高歌猛进,与AC米兰相逢在了著名的伊斯坦布尔。这场球的细节无须赘述,但必须强调“笼包”组合在大逆转中发挥的作用。

后世一般认为,下半场贝尼特斯变阵三后卫,并排上哈曼加强了中场防守,奠定了逆转的基础。不过最终挽回颓势还得靠攻击线的发挥,龙哥依旧在自己的岗位上从容调度,而杰拉德几乎成为了一个频繁冲刺的二前锋,他金头一甩,他冲刺爆破,在阿隆索打进第三球之后,红军用6分钟就抹平了差距。

我们可以说,正是中场的逆势崛起,帮助红军拿到了21年时候的首个欧冠冠军。此时一些老资格的利物浦球迷,也许会想到曾经的索内斯,以及他那个时代的中场统治力。

不过对于杰拉德来说,巅峰只是短暂的,随着后来阿隆索和马斯切拉诺的离去,属于这个时代红军的黄金时代结束了。而年事渐高的杰拉德,也开始收敛锋芒逐步后撤,越来越接近索内斯当年的位置。

在红军生涯的最后几年,他承担起了球队稳压和调度的重任,只可惜除了个别年份的苏亚雷斯,前场已经没有人能扛起大旗。索内斯带着无尽的荣耀挥手作别,杰拉德却只能暗自吞下1比6的苦果,在不列颠尼亚球场结束了17年的红军岁月。

三.克洛普的红军版图,正需要最后一块压舱石

目前的利物浦经过克洛普的调教,又进入了辉煌时期,不过与曾经不同的是,眼下他们的中场实力并不出众,更多依靠锐利的锋线和坚固的防线来与对手周旋。

在曼城的极致传控流席卷英超之后,克洛普用快打旋风将他们拉下神坛,但这是以下克上的比赛方式。当红军自身成为了霸主,他们在阵地战的攻坚时显得办法不多,很多球迷认为球队缺少一个中场组织者,例如德布劳内这样的人物。

从实战效果来考量,渣叔的球队并不依赖这样的playmaker,而且目前市场上顶级资源稀缺,想填补这块短板成本太高。其实对于目前的红军来说,拔高上限的优先之选,也许就是寻找到索内斯或者(后期)杰拉德这样的压舱石。

目前来看,亨德森虽然是球队的队长,但即便在利物浦球迷内部,认为他能力有所欠缺的人不在少数;法比尼奥作为巴西人,各方面能力要好一些,不过整体的稳定性还让人担忧。

如果现在能有一个人坐镇三中场的后腰位置,既能稳住球队的节奏,又能在攻防转换中发挥枢纽作用,显然会让球队在大场面中的可靠性增加。像去年联赛1比2输给曼城,以及今年欧冠2比3输给马竞的情况,也许就不会发生。

这也许正是渣叔在深思熟虑的问题,结合红军的传统来看,球队辉煌时期的中场应该出类拔萃,如果红军想在当代成就一个长期的王朝,发力点已经显而易见。

(stone)

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比赛推荐内容,请关注体育外围app
为您提供当天多场热门赛事的免费推荐!

(0)

本文由 体育在线 作者:clzgh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热评文章

X